我的网站

郑伊健蒙嘉慧婚后各自忙 只要开心天天是新婚

来源: 责任编辑: 时间:2013-10-29

  导读:专访新婚不久的郑伊健,可以看出,郑伊健的新婚生活非常舒心,整个采访中他都表现得很轻松并笑容满面。说起太太蒙嘉慧,他一脸满足,并大方说出“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”这样的情话。


  上周在香港独家专访新婚不久的郑伊健,可以看出,郑伊健的新婚生活非常舒心,整个采访中他都表现得很轻松并笑容满面。说起太太蒙嘉慧,他一脸满足,并大方说出“结婚是因为爱惜另一半,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”这样的情话。

  而不久前,正有新剧《仁心解码2》在TVB播出的蒙嘉慧也接受了香港商业电台节目《一圈圈》的采访,由于蒙嘉慧与主持人梁泰来相识多年,所以她也毫不避嫌地谈起婚前婚后的各种秘密。今天,我们将这对新婚夫妻的访问对比来看,可以感受到“蒙面恋”之间的各种心有灵犀。

  郑生眼中的日本婚礼

  “除非不做(婚礼),决定了要做,便会跟进每个小细节”

  这是在郑伊健新婚后首次见他,并对他做了独家专访。“新婚愉快吗?”此时郑伊健刚从内地为《忠烈杨家将》跑宣传赶回香港,风尘仆仆。但人逢喜事,不单毫无倦容,反而春风满面:“愉快!愉快!”

  “不是说世界末日(2012年12月21日)结婚么,怎么那天没结,忽然在今年1月28日结?”他说:“当时是被逼得紧了,记者们硬要交个日期出来,我便说世界末日吧,其实我们心目中有个大约的日期,那世界末日没来,婚还是要结的,哈哈。”笑得像个大孩子。

  在《忠烈杨家将》中,郑伊健饰演杨大郎,善于战术,是杨家军中的大脑及主帅,问他:“在现实生活中,你也是主脑式人物吗?”

  “你认识我这么久,你知道我不是做主帅的人。”他谦虚地说。

  “那谁替你安排完美的日本婚礼?”

  “有些事要我亲自去做的,我会由头跟到尾,我是这样的人,除非不做,决定了要做,便会跟进每个小细节,婚礼是很私人的事,当然要绞尽脑汁安排妥当。”

  我告诉伊健:“上月我去日本自由行,特地去你结婚包下的餐厅吃了一顿。”伊健的反应是:“那里的食物和酒水很普通,不过气氛真的很浪漫。”

  “1月28日结婚有特别意思吗?”

  “绝对没有,我是等传媒问(何时结婚)问到闷为止,那阵子天天都被追问婚期,直至大家没兴趣追问了,我觉得是适当的时机结婚了。”伊健首度公开秘婚的心态。

  

  至于秘婚原因:“要等至传媒不再问才结,是避免被传媒说什么逼婚,不想结婚的原意被扭曲,没人再问的时候我自己会去结,是为了要使整件事的损害度减至最低,结婚是因为爱惜另一半,要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。”说的不是“我爱你”的情话,却充满对蒙嘉慧的情意和爱护。

  郑太眼中的日本婚礼

  “本来想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没想到突然变得这么感性”

  做郑伊健女友是一项体力活,连邵美琪(微博)、梁咏琪(微博)都熬不过的“七年之痒”,蒙嘉慧终于有惊无险地安然度过,1月28日在日本某古堡餐厅嫁入郑家,成功坐正“伊面嫂”宝座!

  虽然结婚已有数月,但蒙嘉慧还是没有习惯“郑太”这个称呼:“大家还是叫我‘阿Yo(Yoyo是蒙之洋名)’比较多!不过如果真是有人叫到‘郑太’,我还是会回应他的。”之所以选在农历新年前嫁给郑伊健,蒙嘉慧说,主要是为了迁就朋友们的档期:“刚好那段时间我跟伊健都有空,定在过年前,宾客也会比较有空去旅行,餐厅那天刚好也有空当。其实我不想太麻烦大家,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,我们交下了很多朋友,但也很担心没办法配合全部人的时间。刘伟强(微博)、舒淇(微博)、钱国伟、黎诺懿他们当时都有事,但我们都有事先问过。”没想到,连记者也掉过头来感谢蒙嘉慧:“回香港后,有记者朋友感谢我们在婚礼结束后才公布,不然他们一群人就得扑去日本,很冷的!”

  蒙嘉慧决定婚礼一切从简:“一开始我连婚纱也不打算穿,只是准备了一条旧的晚装裙,因为只是低调地跟朋友吃一顿饭,没有想过要把它弄成像婚礼的样子,现在这样已经算是‘太超过’了。后来我有一个好朋友去了现场,告诉我新娘从二楼走下来时,不穿婚纱真的撑不住场,身边的女生也鼓动我,所以我才决定要订婚纱。”蒙嘉慧告诉婚纱店店员1月要取时,对方也被吓倒了:“那个店员跟我说,‘啊?只剩下不到1个月,你只能选一些简单的式样啦!’”简单的婚纱款式,贯彻蒙嘉慧低调行事的宗旨。

  关于这场婚礼,蒙嘉慧最感激的是一群好友:“我从行李箱里拿出婚纱时,发现放太久变皱了,我说不如穿回晚装裙,她们坚持说不行,然后就开始满酒店地找熨斗帮我熨婚纱。她们平时都很少做家务,所以也不是很懂怎样用蒸汽熨斗,是不是隔着餐巾熨会比较好,令我很感动。虽然她们跟我说:‘别傻了,一辈子就只有这一天被你使唤而已’,但我觉得人生不需要很多姿多彩的生活,看着一群这么疼我的朋友陪我度过结婚前的这一晚,我已经很满足。”

  在日本宣誓时,郑伊健说着说着突然讲不出话来,蒙嘉慧还以为他忘词了:“这份誓词是我跟另一个朋友写的,当时以为伊健讲不出‘共患难’三个字,后来才意会到他是被气氛感染到哭了。都是我表妹不好,拿着摄像机边拍边哭。伊健一哭,婚礼气氛就变了,我也哭了。本来想着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没想到突然变得这么感性。”蒙嘉慧的父亲不能坐长途车,所以注册仪式则选在了香港举行。现在回想起来,蒙嘉慧还是很庆幸自己办了一个婚礼:“虽然比较小型,但在我们看来,已经算是很大型的了。”

  郑伊健的浪漫是非常实际的,他送给蒙嘉慧的第一份礼物,并不是花、心意卡等小饰物,而是一个水煲。他说:“那水煲很好用的,我自己家一个,所以也送一个给她。”“水煲情缘”就这样开始,现在开花结果了。

  问他蒙嘉慧看了他从影以来的第一部历史题材电影没有,他肉紧地说:“还没有!我才刚刚回香港,要先安排包下一间私人影院,齐集十几位家人一起入场欣赏,很开心的。”

  郑伊健是非常注重家庭生活的人,是个百分百孝顺仔,“兄弟姐妹虽然不同父母住,但会自动自觉回去跟他们吃饭,如果我在香港,也会每周回去吃一两顿饭,我是喜欢一家人一起吃饭,是最开心的,需要劳动一下妈妈,让她有精神寄托。”“会在香港补请喜酒吗?”“不会,我不能接受摆酒,人太多招呼不到,很多人又会喝醉酒,根本享受不到整个过程。”

  “那已补请各好友吃饭了吗?”“还没,没刻意去请,遇到大家有空便吃,不一定为结婚而吃,好像戏中各人,想跟大家吃饭相聚也难,各有各忙。”

  “结婚会觉得责任大了吗?”

  “都一样,因为我本身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所以不会因为结婚而加重。”

  “生活习惯有改变吗?例如减少打机?”

  “照样打机,有一日如果我不打机,可能是生病了,性格不用因为结婚而改变的。”

  至于生孩子,他已跟蒙嘉慧有共识,不会生孩子,他说:“传媒也不追问我这问题了。”

  对于结婚,他有“后感觉”,“原来有了法定的身份很重要,例如不幸地另一半进了医院要做手术了,需要家属签名,如果没结婚,身份仍只是男女朋友,结了婚则不同,可以太太或丈夫的身份做决定。”令伊健领悟到结婚的重要性的是一对同性恋者,“他们共同生活很久,可是却没有法定的身份,在很多事情上很不方便。”

  “婚后会否拒拍亲热戏?”伊健开玩笑说,“要多拍些才真,开玩笑而已,我的另一半也是演员,我们结识时已知大家的职业,我认为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应要对方改变之前任何习惯、生活的形式,你喜欢对方时他原本就是这样,为何要对方改变。”

  完成电影宣传,伊健便开始做巡回演唱会,之后他希望跟《古惑仔》班底如陈小春(微博)、林晓峰等开一个全新的演唱会。

  蒙嘉慧也说,她跟伊健不会再补办喜酒了:“我们之间对婚姻的维系,比我们为婚礼做了多少事更为重要。”之前蒙嘉慧的外婆、母亲离世时,伊健也一直陪在她身边,默默扶持她走过丧亲之痛:“外婆过世后,伊健第一时间扔下手头的工作来帮我安排外婆的后事。伊健的妈妈也特地跟我说:‘不用担心,你还有我们这个家,你随时上来喝汤,有什么想吃的打给我就行了。’他们把我当成郑家的一分子,让我知道身边还有很多人疼我。”蒙嘉慧到外地工作期间,伊健则肩负起照顾蒙妈妈的重任,“我认识的伊健不是一个擅长为别人‘找节目’的人,他尽最大努力去做这件事,只是为了不让我担心。”

  大家都说郑伊健是情场浪子,但独具慧眼的蒙嘉慧却看出了这个男人可以“托付终身”的潜质:“这可能是女人的直觉,他可以‘托付终身’这一点我很早就知道了。之前我们一直要照顾家中的老人家,去年我爸爸身体又不好。我只剩下爸爸一个亲人了,伊健也觉得我的亲人已经不多了,他要快点成为我的亲人来照顾我,这让我很感动。”

  蒙嘉慧接受电台访问时说:“我很享受工作的状态,一开始工作就停不了手。但可能会调整的是工作模式,未必是继续做演员,也许有机会尝试幕后工作。我喜欢有人的地方,所以我不能一个人躲在家里,要我完全不工作是很难的。”


时尚业界投稿